むかし 昔 の こと 事 が

沉迷冷战无法自拔,米露Tag常驻用户,其实是个右露右米党来着(x)万年冷cp爱好者,鬼知道我为什么总是喜欢让总攻做总受啊?!

the Same of Opposite【R18】

*就是想开车,内容什么的就算了吧(X)

*伊万始终是俄/罗/斯

*私设一大堆

*喜闻乐见苏/解梗

*虐冷战使我快乐(X)
————————————————————

明争暗斗了四十多年,你和我都累了,这场战争该结束了

————————————————

『嘿,英/国,你看,苏/联要解体啦,伊万那头固执的笨熊很快就要放弃他愚蠢的理想,和hero一起走资本主义道路啦!』

亚瑟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阿尔弗雷德兴奋地炫耀着战绩。当年那个扯着自己衣襟的男孩已经成长为了掌控世界当今的霸主之一,并且很快就会成为世界上唯一的霸主,而现在的自己在美/面前却只能充当着倾听者的角色。

『嘿!苏/联要解体了,英/国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美/国居然破天荒地想要听别人的想法了么?看来,苏/联解体这件事的确使他很高兴。

『恭喜你,唯一的敌人即将消失,很快再不会有人和你对抗了。不过有一点,想要让伊万和你一起走资本主义是不可能的。』

美/国拍了拍英/国的右肩,力道大得似乎要揉碎他的肩膀,

『1946年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现在只要苏/联一解体,伊万除了和hero一起走资本主义道路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

『苏/联一解体,伊万肯定会死,以他的性格,他不会允许自己带着屈辱活在这世上的。』

阿尔弗雷德松开了亚瑟的右肩,英/国的绅士揉了揉自己的肩膀。不得不说,自从和苏/联开始对抗后,美/国就变得和以前大不相同,他变得让人捉摸不透,变得疯狂。为了让苏/联从古/巴撤出导弹,他甚至不惜以核武器作为威胁。

『你在说什么胡话啊,英/国?伊万他是俄/罗/斯,又不是苏/联,苏/联解体对他来说难道不是一种解脱吗?而且,国/家怎么会死?』

『你才是在说胡话吧?伊万他的确不是苏/联,可是作为国家意识体,在社会意识形态更替的那段时间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不仅如此还会受到反噬,如果不能承受这份痛苦,就会死去,即使在国家稳定后会出现另一个俄/罗/斯,那也不会是你所认识的伊万了啊,笨蛋!』

阿尔弗雷德征住了,他擎住亚瑟的双肩,湛蓝的眼眸中满是惊慌,

『你说的……是真的?』

亚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阿尔,惊慌而又悲伤。自己只是说出了真相,他有必要这么惊讶么?

『当然是真的。你出生时就是资/本/主/义,没有经历封/建转型,自然不知道。』

死?

伊万会死?

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人和自己在会议室中争锋相对。

再也不会有人能撼动自己世界霸主的地位。

这种感觉……

太好了,不是么?

———————————————

我很恨他。

一直很恨他。

阿尔弗雷德不断地告诉自己的内心。

那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苏/联的门前。

门没有锁。

搞什么啊,明明知道他们不会回来了,却还是幻想着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会推开这扇满是灰尘的破落大门吗?

阿尔弗雷德猛地推开大门,屋内的墙破败不堪,地上有着很多石灰粉屑,肉眼都可以看到灰尘在空气中漂浮。墙上,地上,空气都有着尘埃,可是挂在大厅正中的苏/联的全员照却是一尘不染。照片上的伊万被大家围在中心,笑得灿烂。

原来你这头熊也可以笑成这样啊。

你怎么从来不在我面前发自内心地笑呢?

踩着吱吱叫的地板,阿尔弗雷德推开了那扇门上挂着『RUSSIA』牌子的门。

我只是来看看我曾经的对手在他生命最后一刻的落魄模样的。阿尔弗雷德想。

他轻轻地推开了门。

伊万站在窗边,望着后院破败的向日葵出了神。听到开门声,他下意识地转身,

『立陶……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托里斯,你感到很失落?托里斯他前几天还在和我商议着要加入北/约,你居然还在妄想他会回来看你?』

伊万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转身继续看向日葵。

『你是来杀我的吧?不过你来早了一点,还有三十分钟,我的反噬期才会到来。其实,就算你不来,我也会杀了我自己的。但我知道,你不会错过亲手杀死我的好机会的。』

是啊,你死了,我就是唯一的霸主了,我恨不能现在就崩了你。

阿尔弗雷德掏出了枪,瞄准了伊万的头颅。

『其实我还挺喜欢你的,在1946年以前。』

伊万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伊万慢慢转过身,露出了和往日不同的笑,如同照片上一样的温和的笑容。他慢慢走向阿尔弗雷德,握住阿尔手中的枪,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心脏。

『我只是觉得有点无聊,自从哈/萨/克/斯/坦也离开后,我就一直是一个人了,所以hero先生可以和我聊聊天吗?当然,时间一到,请你一定要一枪打穿我的心脏。』

阿尔弗雷德收起了枪,双手交叉,似乎是有点不耐烦。

『你要聊什么?快点说,你只有二十五分钟的时间了。』

『阿/拉/斯/加他现在怎么样?』

『他啊,挺好的。怎么,现在假惺惺地想他啦?』

『我只是在想,要是我死了,他会不会受到影响呢?说来应该不会了吧……那孩子越来越像你了,上次去远东的时候,他看到我,拔枪的速度和你不相上下。』

看着伊万冰紫色的眼睛,阿尔弗雷德突然想起阿/拉/斯/加也有着这么一对漂亮的眼睛,这使得他在其他的州里与众不同,大家都是金发蓝眼,只有他是银发紫眼的。他离开伊万后,染了金发,他学习美/国文化,极力把自己变得和其他州一样,只有这双眼睛,一直是紫色的,永远也不可能变成蓝色。在阿/拉/斯/加戴蓝色的美瞳的时候,阿尔阻止了他。

『戴这东西又麻烦又难受,何必呢?』

『可是我想和你一样,我很讨厌俄/罗/斯,所有和他相似的地方我都想改变。』

阿尔把手插进他的金发,笑着说,

『紫色挺好看的,你现在这样,我很喜欢。』

阿/拉/斯/加这才打消了戴美瞳的念头。

『伊万,』阿尔弗雷德发出了一声嗤笑,『那小子恨你恨到骨子里了,你再想他也没用的。』

『我知道,的确是我对不起他,也不能怪他,那么小就被我赶出了家门。不过我不把他交给你,他也会被英/国殖民侵略,有了你的保护,我还放心一点,毕竟那时候的我,信任的只有你……不说这个了,立陶宛他呢?你让他加入北/约了吗?他一直很想去,现在华/约也解散了,你就帮他一把吧。』

『我说你这家伙怎么突然为别人着想了?明明逼他们离开的罪魁祸首都是你啊?』

伊万笑了笑,

『用小耀教我的话来说,这叫“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等我死了以后,hero先生就会称霸世界了吧?我和你认识了两百年,在这短短的两百年里,你的变化真的很大。』

阿尔弗雷德突然想起了自己内战爆发时劳民伤财送来舰队的伊万,想起了和自己一起看钻石星尘*的伊万,想起了和自己一起种向日葵的伊万……

我真的很恨他吗?

恨。

恨到每次看到他穿着苏/联军装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自己都忍不住想要给他来一枪或者上前揍他一拳。

可是……我好像也很喜欢他。

喜欢第一次见面时给自己披上大衣的他,喜欢教给自己作为国/家责任的他,喜欢和自己并肩作战的他。

『美/国,可以把你的枪掏出来了,时间快到了。』

阿尔把枪口顶上他的心脏。

『砰——』













————————————————

『你……为什么不开枪?』

伊万看着那把因为撞上床头柜而发出巨响的手枪,心里感到很疑惑。

阿尔的右手还维持着丢手枪的姿势,他一把揪住伊万的围巾,强迫这个比自己高一点的斯拉夫人低下头。

『hero不想杀你了,你要是死了,以后会出现一个比你更难搞的俄/罗/斯的吧?』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伊万把围巾从阿尔手中抽出,『我说过的吧,就算你不动手,我也会杀了自己的。』

伊万一步步走向那把被摔到床边的手枪,

『连正视现实都做不到吗?真是个胆小鬼!』

『随你怎么理解,反正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

连理想都死去的世界不是我要的世界。

『那你就去死好了,』阿尔转身慢慢走向门口,『你死了以后,你那傻乎乎的妹妹应该就会死心了吧?你那放/荡的姐姐前几天也有来求我让她加入北/约来着,那天雪挺大的,她在门外站了一天,不过下/流的人应该是感受不到冷的吧?说来,基尔伯特好像现在还在昏迷中?真不知道他要是醒来发现自己誓死跟随的那个人是自杀的会不会气死?还有立……』

阿尔弗雷德突然转过身,单手接下了伊万挥向他的右拳,『啧啧,』用力地把握住的手转了一百八十度,『没想到你已经弱成这个样子了,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

伊万有些吃痛,但他也快速的向阿尔弗雷德挥出了另一只手,阿尔迅速制住他的另一只手,然后把两只手都扭到身后,好让他没有反抗的余地。伊万使劲地挣扎,可是双手被牢牢擎住根本没法挣脱。

『别挣扎了,你挣不开的。』

是吗?

伊万抬腿猛地踹向阿尔的右腿,阿尔把右腿向右移了移躲开了,伊万趁机用左腿扫过阿尔的左腿,阿尔因为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伊万摔在阿尔的身上感到的疼痛少些。伊万趁机快速起身,把倒在门边的阿尔踹到了墙角。

『你可以羞/辱我,但是我绝不允许你侮/辱我的家人!』

阿尔扶着墙壁坐起身,低着头揉了揉摔疼的右腿。

突然有什么液体滴上了自己的军服。

一滴,

两滴,

三滴。

阿尔抬起头。

伊万的嘴角还在流血,妖冶的红色一点点地流逝,真是很像你那可笑的红色大梦。

『反噬开始了么?果然还是去死好了,新生的俄/罗/斯一定会比我有用吧……』

阿尔慢慢地站起身,伊万出乎意料地抱住了他,

『请hero先生杀了我吧。』

可恶,还是想着找死么?还以为你会打消寻死的念头的!

『hero不会允许你死的!』

阿尔揪住伊万的头发狠狠地撞上了一旁的墙壁,伊万没反应过来,疼痛瞬间充斥了大脑,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hero先生扔上床了。

阿尔正在试图脱下他的外套,伊万用自己还完好的左手抓住了阿尔的右手。

『你这混/蛋想干什么!』

『反正你都要死了,那么在死之前让hero爽一下也是可以的吧?』
————————————————————

以下内容已被自主规则(X)

走贴吧XD

————————————————

再过一会儿,反噬期应该就会过了吧?

阿尔看向释/放过后的伊万,对方空洞的眼睛里毫无色彩可言。

『咳咳——』

鲜血再次从嘴角滴下。

『伊万?你……』

『帮我倒杯水。』平时软糯的声音在长时间的呻/吟后变得嘶哑。

阿尔穿好军裤,出门为伊万倒水。

看来反噬期还没有过,不过伊万现在这么恨我,应该不会再轻易寻死了吧?

茶杯中的水刚刚倒满,一声响亮的枪响就刺伤了阿尔的耳膜。

伊万?!

阿尔冲进伊万的卧室,伊万已经自杀了,左手握着之前掉落在床边的手枪。

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没能拯救你。

陪我走过了最疯狂的四十多年的你为什么不能再陪我一会儿呢?

—————————————————————

*钻石星尘:黑塔学院的梗

*第一段露说的,最后一段米说的

评论(11)

热度(84)

  1. 白令海峡报纸储存处むかし 昔 の こと 事 が 转载了此文字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