むかし 昔 の こと 事 が

沉迷冷战无法自拔,米露Tag常驻用户,其实是个右露右米党来着(x)万年冷cp爱好者,鬼知道我为什么总是喜欢让总攻做总受啊?!

The Opposite of the Same

chapter    2

1855年/圣彼得堡

沙/皇/俄/国是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那他的军事力量是不是也是最强大的呢?如果是在十八世纪前期,伊万一定会微笑着用软萌糯的声音反问道,『你这么问是要向万尼亚宣战吗?』询问者也必定会颤抖着猛烈摇头。然而,经过百年的变迁,世界还是它以前的样子吗?

伊万坐在铺有动物皮毛的座椅上,眉头紧蹙,许久以后才缓缓开口问道,『克里米亚〔1〕现在的战况怎么样?』

站在伊万旁边的军官微微地叹了口气,用他那军人特有的浑厚声音回答,

『还是和之前一样,英/国和法/国有着先进的武器,虽然士兵们奋力抵抗,可是战线还是在一步步地向后退。』

伊万将眉头渐渐舒展开,像是自嘲般地笑起来,『我总觉得比起争夺对巴尔干半岛的控制权,让我难堪才是英/国和法/国的真正目的,你说呢?』

军官低下头。

『你先出去吧。』

关门声响起后,伊万站起身拉开身后的窗帘。冬日的阳光照进屋中,明明照亮了房间,却没有一点温度。

好冷。

皮质的手套抚上结有霜花的玻璃窗,胡乱地用手把窗子上的水汽抹去,还是看不见啊,窗外的景色,虽然知道必定是白茫茫的一片,可是还是抑制不住自己想要看一看的心情,也许在那渺茫的雪地里也会有金色的向日葵伫立着?

伊万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右手下意识地捂住嘴却阻止不了血液从指缝间流出。鲜红的鲜血在大理石质的地面上盛开妖冶的花。等咳嗽稍稍平缓后,伊万再次抚上玻璃,血色随着水汽在玻璃上扩散。更加混乱了,连先前可以看见的一小片也看不见了。所以,这样虚弱的我到底在期待这什么呢?

无力地笑笑,伊万坐回靠椅,紫色的双眸盯着桌上的文件出了神。

要是能撇开这些烦人的东西就好了。

要是……我不是国/家就好了。

1856年/白宫

『什么?沙/俄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惨败?!』

金发碧眼的北美小伙用力地扯着面前使者的衣领,湛蓝的双眼中有惊讶,但更多的是担忧。

在上司的眼神示意下,阿尔弗雷德放下了使者的衣领。使者有些慌乱地整理着自己的着装。

『那沙/俄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现在的沙皇正在准备进行农/奴/制/改/革。沙/俄国内政局混乱,国际上的声望也在快速下降。』

没想到那么强大的你也沦落到这个地步了。明明那么要强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你一定很难过吧,伊万?

要强?阿尔弗雷德想起了那些粘在伊万睫毛上的碎小冰晶。或许,他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坚强也说不定?

越想越不放心。

现在的他怎么样了呢?

现在的他是不是在为自己的失败感到难过?

现在的他是不是仍旧孤独地在哪个无人的地方徘徊?

多愁善感可不是美/国的性格,既然想知道,去看看不就可以了吗?

『上司,我能申请去沙/俄吗?』

阿尔弗雷德在关上门的前一瞬间丢下了这么一句明明是反问句可是却没有征求对方意见的句子。

1856年/圣彼得堡

伊万的身体因为克/里/米/亚/战/争的缘故变得虚弱不堪。沙/俄/农/奴/制的弊端已经显露,虽然采取了改革,可是效果却并不显著。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想必现在英/国和法/国一定在嘲笑我吧……

『伊万!我来看你啦!』

突如其来的呼唤声将伊万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拉回现实,是谁这么大胆,进这里都不带敲门的?

伊万揉了揉眼睛,对方柔软的金发就映入眼帘。

原来是你啊……真是很意外。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么?』

『NO,NO,我是来看望你的,听说你这里情况不太好,我立刻就赶过来了哦。听说看望病人要带花什么的,我就给你带了几枝,这可是我家的国花哦。漂亮吧!』

伊万看着阿尔弗雷德手中的玫瑰内心有些触动。玫瑰不似向日葵般给人以希望的感觉,却让他感觉到了面前这人的炽热的内心,内心早已冰封的他,看见这一丝温暖却反而想要疏远。他既害怕自己会把这火焰扑灭也害怕这火会伤害到自己。

看见伊万有些呆滞的样子,阿尔弗雷德只当是伊万太感动了以至于千言万语无法表达。

阿尔弗雷德把削去了刺的玫瑰塞入伊万的手中,笑着说,

『送你的,你快点好起来吧!』

伊万看着手中鲜艳的玫瑰,感谢的言辞就这么卡在了喉咙。

六枝玫瑰?

没想到连你也在盼望着我的死亡。

阿尔弗雷德感到有些疑惑,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伊万整张脸都黑了?难道是我送的花不够多惹他生气了?

房间里陷入了寂静,这让喜欢热闹的阿尔弗雷德感到有些难受。

打破这份寂静的是伊万。

『你……也希望我死吗?』〔2〕

阿尔弗雷德一惊,忙问,

『你怎么会这么觉得?』

伊万看向阿尔,完全没有伪装的意思,脸上就差贴上大写的无辜二字。可能他是真的不知道吧。

『阿尔,在我家偶数花是送给死/人的,你大概是不知道吧?我刚才的话可能有点过激,希望你能原谅。』

阿尔对于伊万刚才的话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反倒是觉得这场闹剧有些好笑,

『原来是这样啊……那伊万你喜欢什么花?下次我来的时候给你带吧,下次我一定不会犯错了!』

『向日葵吧……每当我看到向日葵的时候就会觉得内心充满希望呢。』

『向日葵?是那个结瓜子的sunflower吧!那种花的原产地是我家哦!不过向日葵只在夏天开诶〔3〕…而且又那么大……要不明年夏天你来我家吧,我家夏天超——温暖!』

伊万点了点头。

你有着我想要的向日葵,有着我向往的温暖,还有着天真无邪的笑容,我好像有些嫉妒你了,阿尔弗雷德。

『那我就走啦,上司那边一定很着急了。再见啦,伊万。』

『等等!』

阿尔弗雷德默默地收回了要跨出门的右腿,转过身望向了床上的伊万,

『还有什么事吗?』

『阿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家是有奴/隶/制存在的吧?』

阿尔对伊万突然问他这件事感到有些奇怪,但仍然认真地回答,

『是啊,因为制定宪/法的时候考虑到不保留奴/隶/制南方的很多个州会脱离联/邦就保留下来了。』

『阿尔,我已经体会到农/奴/制给我带来的痛苦了,我想提前给你个警告,奴/隶/制的存在一定会对你造成重大影响,你还是尽早想办法让上司废掉它比较好。』

『嗯。』

伊万的话语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阿尔也早就意识到了奴/隶/制下隐藏着巨大的祸患,只是他没有预料到,伊万所说的那场灾难会来得如此猛烈而迅速。

————————————————————————————————

〔1〕克里米亚战争(Crimean War)是1853年至1856年间因争夺巴尔干半岛的控制权而在欧洲爆发的一场战争,作战的一方是俄罗斯帝国,另一方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法兰西帝国、不列颠帝国,后来萨丁尼亚王国也加入这一方。战争以俄罗斯帝国的失败而告终,从而引发了国内的革命斗争。

〔2〕。俄罗斯文化中偶数为不吉利的数字,祭悼亡人时送花多为2、4、6、8枝。

〔3〕向日葵主花期七月中旬至八月中、下旬。 花期可达两周以上。

————————————————————————————————

这段主要是写发达起来的眉毛和法叔这两个有钱的资/产/阶/级欺负穷逼露熊的故事XD这章露熊躺床,下一章就要换米米上战场了。你的好友〔南/北/战争/〕即将上线。其实写这章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从二/战开始写有什么好处了,就比如这章里露熊盯着桌上的文件看,其实原本想写露熊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看的(纯粹觉得那种能发光的吊灯好看而已XD)然后转念一想,电的广泛使用要到第/二/次/工/业/革/命后,现在南/北/战/争还没打哪来的电(╯`□′)╯~ ╧╧再比如说关于米米去找露熊的那段原本想写米米坐飞机过去,突然想起……发明飞机的莱特兄弟还没生哪里来的飞机(╯°□°)╯︵ ┻━┻合着米米要去找露熊还得坐着蒸汽轮船慢慢过去,华盛顿和莫斯科隔了辣么远这得花多久……吓得米米谈完恋爱转身就跑(buni)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