むかし 昔 の こと 事 が

沉迷冷战无法自拔,米露Tag常驻用户,其实是个右露右米党来着(x)万年冷cp爱好者,鬼知道我为什么总是喜欢让总攻做总受啊?!

The Opposite of the Same

chapter 1

1775年【独战初期】/圣彼得堡

『稀客呀,很好奇是什么事能够让你亲自前来我这里呐?』伊万坐在王座上冷眼看着面前这位不可一世的大/英/帝/国,冰冷的紫色眼眸中充满了蔑视。堂皇的大厅里回荡着伊万冰冷的话语,整个大厅的温度瞬间下降到了零度以下。

『还是这么傲慢啊,沙/俄,我来这里自然是有事找你。』亚瑟双手交叉,显示出了日/不/落/帝/国应有的神色。

伊万站起身,缓缓的走到亚瑟身边。

『你的上司乔治三世寄来的信〔1〕我已经看到了。出兵北美?你说说看,我为什么要帮你呢?无论是从装备还是从战争经验,你都不可能败给那块小小的殖民地吧?』

亚瑟无意识地颤抖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依旧用冷漠的声线说道,『我只是想尽快结束战/争,要是拖得久了,法/国那家伙一定会趁虚而入,为了大局,我总得做好充足的准备。』

因为身高的缘故,伊万低下头,冰紫色的眼眸对上祖母绿。

翠绿眼眸中的坚冰里出现裂缝了呢。

伊万因为这个小小的发现嘴角勾起了不可觉察的笑容。

『很充足的理由,』伊万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不过,我不会出兵的,不知怎么的,我突然觉得那个想要独立的家伙会赢呐。』

『可恶的封/建/专/制/者,果然来找你本身就是个错误!』亚瑟转过身,带着怒气走出了大门扬长而去。

能让亚瑟动摇的人啊……突然对你产生兴趣了呢。

一个站在一旁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军官走上前来,有些担忧地问道,

『这么直接地拒绝会不会给我国带来什么危害?』

『不用担心,他现在可没精力来找我的麻烦。对了,如果可以的话,请给予那个想要独立的小伙子一点帮助吧。』

不答应英/国的请求却要帮那个殖民地?祖国大人你玩真的?抬头看见祖国大人充满自信的样子,军官只好回了一声“是”,然后默默地退下。

1809年/圣彼得堡

伊万坐在办公桌前查看着最近的政务文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进来吧。什么事?』

走进来的是外交使官,男人用尊敬的语调回复道,

『美/国及其外交使者已经到达了圣彼得堡,现在沙皇陛下在和使官讨论两国建交之事〔2〕。陛下让您招待一下美/国先生。现在他正在大厅里等着。』

『好的。你先下去吧。』外交使官缓缓退出,临走时关上了门。

伊万整理了一下手中的文件,换上了正服走向大厅。

很早以前就听说美/国打赢了独/立/战/争,还给英/国造成了重创,虽说其中英/法/争/霸才是重点,但是能撑到法/国的军队到来说明这小子也不错了,今天就让我见识一下吧。

『哇,你们这里好漂亮呀!』

还未走进大厅就听到了类似小孩子般的赞美之声在大厅里回荡。

伊万有些惊讶地盯着眼前这个北美小伙。虽然穿着西装,可是却很不整齐,领口的蝴蝶结也是歪歪扭扭的的,果然是崇尚“自由”的国度啊,伊万苦笑。

还未等伊万开口,对面的小伙已经一脸兴奋地奔到自己的面前了。

『你就是沙/俄吗?果然和想象中一样高大诶!你们这里的宫殿都好漂亮啊!不过这里好冷啊,你们这里一直这么冷吗?』

伊万打了个手势,示意大厅里的其他人都出去。等人都走完了,伊万才开口说道,

『你是美/国?』

『是的哦,当然,不过我也有自己的名字,阿尔弗雷德·F·琼斯,叫我阿尔弗就好。我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你了,你也要把你的名字告诉我才公平,对吧?』伊万盯着阿尔弗雷德澄清的湛蓝眼眸出了神,阿尔弗雷德脸上的笑容给他带来了阳光般的温暖。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开心呢?

『沙/俄?难道你没有自己的名字吗?』

阿尔弗雷德拍了一下伊万的肩膀,伊万猛的回过神来,缓缓地回到,

『伊万·布拉金斯基,我的名字。』

『那我就叫你伊万好了。呐,伊万,谢谢你在独/立/战/争里没有帮助英/国,不然的话我可能现在还只是一个殖民地了,谢谢你啦,让我有了重生的机会。』

阿尔弗雷德说这段话的时候是笑着的,可是伊万却从他的眼里看出了异样,他在撒谎,这笑容是假的。伊万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有了这样的想法。倏忽间,他想到了几十年前亚瑟来让他出兵北/美时的神色。突然间,伊万感到有些疑惑了,有些问题,他想搞清楚。

『阿尔弗,英/国对你很不好吗?』

阿尔弗雷德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不,亚瑟他对我很好,真的就像哥哥一样,很温柔。』

伊万感到更加奇怪了,『那你为什么要独立,明明知道想要独立一定会劳民伤财而且很大可能性是输。』

『在我面前有一个温柔的哥哥,也有数以万计的渴求自由的人民,我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力。』阿尔弗雷德低下了头,湛蓝的眸子里透露出忧伤。

难怪亚瑟会露出那样的眼神,说不定让我出兵的原因是不想亲自和这家伙战斗吧?真是个很悲伤的故事呢。

『好了,不提这个了,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我带你出去走走吧,不许哭,我这里温度很低,哭了眼泪会冻住的哦。』

伊万拉着阿尔弗雷德的手走出了大厅。

他的手温度很低。阿尔想。

现在的圣彼得堡正处于严冬,不在下雪,可是刺骨的寒风还是让不适应寒冷气候的美/国人哆嗦了起来,伊万见他这个样子感到有些好笑。

不过,这样也正说明他生活的地方很温暖呢,寒冷和冰雪只缠绕我就够了,那种痛苦的滋味,不希望其他人品尝。

伊万解下身上的厚厚的毛绒披风,把它递给了阿尔弗雷德。

『那你不冷吗?』

『我没事,毕竟是我约你出来的,让你不冻着是应该的。』

阿尔弗雷德迅速地披上了毛绒披风,果然暖和多了。

阿尔弗雷德看着前方,除了高大的建筑物,望去只有白茫茫的雪,就连建筑物上也堆满了雪。

『伊万,你这里好冷啊,而且都是雪感觉好单调。要不下次,你来我家吧,我家很温暖的。』

伊万感到有些震惊,从来没有这种被邀请的经历,自己的人民会碍于自己的身份,其他的国/家要么对自己敬而远之,要么和自己仇目相视,唯一一次去别人家还是莫/斯/科/大/公/国时期被蒙/古强行带走做/奴/隶。

『你就不害怕我去了你家后把你家变成沙/俄的领土?』

『怎么会呢,毕竟我们是朋友了啊!』

眼前的北美小伙子眨着天蓝色的眼睛,笑容像极了夏日的阳光,一下子就震撼到了伊万的心灵。

朋友……?

伊万想起了小的时候,自己很渴望和立/陶/宛做朋友,可是由于各种原因到现在还是没成功,当年蒙/古也骗过他要和他做朋友,结果换来的只是二百四十年痛不欲生的生活,自那以后,即使自己内心一直很渴望有朋友,可是,下意识地,还是会不信任,会恐惧。

可是听到阿尔弗雷德的话语,伊万却不自觉地相信他是真心的,这句话不是所谓的“外交辞令”,而是真的来自内心的渴望。

『是啊,我们是朋友啊。』

伊万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真诚笑容。

阿尔弗雷德突然用手拂上伊万的眼睛,带有温度的右手触碰上了冷冷的面庞。

『你的睫毛上结冰了。』

伊万立刻用手揉了一下眼睛,调整了一下情绪。

『谢谢你,阿尔弗,从来没有人像你一样关心我呢。我其实,一直很孤独。』从伊万冰冷的紫色眸子里,阿尔弗雷德看出了眼前这个身形高大的人脆弱的一面。阿尔弗雷德双手拍上伊万的肩膀,这个始料未及的动作使得伊万一惊。

『从现在开始就不会了,我们不是建交了嘛,以后我要来这里肯定会方便得多,你也要常来我家哦!』

你对我说你很孤独很难过没有人在乎你,但你要知道我就在这里。

1809年,美俄建交。

————————————————————————————————

〔1〕1775年4月19日,列/克/星/敦枪声揭开了北/美独/立/战/争的序幕。同年9月1日,英王乔/治三世致函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请求她出兵2万人到北/美协助英/国平乱。可是俄/国认为,北/美的独立已经不可避免,恰可借着这个机会来削弱传统强国英/国。因此,在10月份的回信中,叶/卡/捷/琳/娜/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英/王的要求。

〔2〕1809年美/俄建交

    独/立/战/争期间俄/国对美/国的友善政策是两国建交的政治原因;19世纪初紧张的国际形势是建交的直接原因。双方都有建交的愿望,而美/国更为主动。

————————————————————————————————

首章的背景大概就是亚瑟和法叔日常撕逼,然后米米在法叔的帮助下独立了,独立后的米米满世界找朋友终于找到男朋友(x)好朋友的故事(好像也没毛病XD)明明写的是冷战可却莫名写出了味音痴的味道是怎么回事(果然是因为自己太渣(:з」∠)_)想要写强强的冷战,可是首章后半部分里只有小情侣的酸臭味xxx感觉自己简直是冷战文里的一股泥石流,大家都从二/战开始写很快就可以看见米和露两只秀恩爱(x)争霸了,从两个人初次相识开始写的估计我是一个人orz因为文章的时间线从开始到最后的时间隔得很长所以人物性格会一点点的产生变化,在一/战爆发前可能这两只还要秀一段恩爱(xxx)

其实很早就准备写了,可是找史料花了一个月多@的时间(:з」∠)_日更什么的几乎tan90,尽量不坑……这儿伊枫,求勾搭☆于是为什么我的啰嗦比正文还长(:3_ヽ)_

评论(2)

热度(32)